《撒母耳记下查经16》当你遭人辱骂时

2020-06-10 394次浏览 588个评论

◎张慧康(高雄宣道会内惟堂主任牧师)

经文:撒母耳记下十六章1-14节(当代译本)

当一个人落难的时候,彷彿试纸那样可以测试出很多真相。虽然我们都不喜欢遭难,但神却赋予患难有另一种意义。

大卫统一全国大权在握时,即使要姦淫杀人都没人敢跟他吭声。现在他仓皇逃离耶路撒冷有如丧家之犬,有患难见真情者如祭司撒督、亚比亚他、迦特人以太、还有亚基人户筛。他们带着家当长途跋涉不离不弃地跟着大卫,雪中送炭实在温暖了大卫的心。

但也有政治投机者洗巴,押宝大卫必能东山再起而趁机发笔落难财。还有趁机打落水狗、看大卫好欺负就狠狠臭骂羞辱他一番的示每。上帝透过这些不同的脸谱要教导我们很多事情。

一、洗巴:政治投机者

之所以说洗巴是个政治投机者,因为他在政治上判断押沙龙叛变只是暂时成功,他押宝大卫虽然一时落难,终久必能重返王宫执政。所以把他主人米非波设的财产拿去款待大卫,并且趁机说他主人的坏话,藉此得到他主人丰厚的财产。

1-4节:大卫刚越过了山顶,就看见米非波设的僕人洗巴牵着两头驴,驴背上驮着二百个麵饼、一百个葡萄饼、一百个夏天的果饼和一皮袋酒来迎接他。王问洗巴说:「你带这些来做什幺?」洗巴说:「驴是给王的家眷骑的,饼和夏天的水果是给你的随从吃的,酒是供他们在旷野疲惫时喝的。」王又问他:「你主人的孙子米非波设在哪里?」洗巴说:「他在耶路撒冷,因为他相信现在以色列人会把他祖父的国归还给他。」王就对洗巴说:「米非波设的一切现在都归你了。」洗巴说:「愿我在我主我王面前蒙恩!」说着,便叩拜大卫王。

大卫一行六百多人,扛着家当翻山越岭不免兵疲马困。洗巴带着二百个麵饼、一百个葡萄饼、一百个夏天的果饼和一皮袋酒来迎接他,他们自是喜出望外。大卫问起洗巴的主人也就是扫罗王的孙子米非波设怎幺没来呢?洗巴却趁机损他:「他在耶路撒冷,因为他相信现在以色列人会把他祖父的国归还给他。」大卫本来很高兴洗巴送来这幺多补给品,这时听到米非波设却想藉机东山再起,肖想得他祖父的国要称王,这当然是大卫此时最不想听到的事。他也没多问细查,便信了洗巴一面之词答允把米非波设的家产全赐给他,洗巴高兴地马上叩头谢恩!

为何说洗巴是趁机损他主人?因为撒母耳记作者告诉我们大卫逃离王宫时,米非波设是很忠于大卫的:「从王离开那天,直到大卫平安回来之日,他没有修过脚,没有剃过鬍子,也没有洗过衣服。」足见他与大卫愿意同甘共苦,岂有不臣之心企图自立称王?

后来大卫返宫时,这段记载让我们更了解事实真相。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也来迎接王。从王离开那天,直到大卫平安回来之日,他没有修过脚,没有剃过鬍子,也没有洗过衣服。他到耶路撒冷来迎接王,王问他:「米非波设,当时你为什幺不跟我一起走呢?」米非波设答道:「我主我王,我是瘸腿的,我本想预备一头驴骑着与我王同去,是我的僕人洗巴欺骗了我。他在我主我王面前譭谤我。我主我王就像上帝的天使,请王定夺。我父全家在我主我王面前都是该死的,但王却让我与王同席吃饭,我还能向王要求什幺呢?」王对他说:「不要再提这事了,我决定让你和洗巴平分土地。」米非波设说:「把土地都给他吧,我主我王平安地回来就好了。(撒下19:24-30)」

为何后来米非波设向大卫告状说:「我本想预备一头驴骑着与我王同去,是我的僕人洗巴欺骗了我。他在我主我王面前譭谤我」?比对双方供述,当时情况很可能是:米非波设本想跟着大卫离开王宫,不愿作押沙龙的臣子,但洗巴以他腿瘸了行动不便为由,建议让他带着丰厚的礼物代表主人款待大卫他们即可。米非波设觉得这样也好就答应了,但没想到洗巴到了大卫那裏,却改口说米非波设不想来,人还在耶路撒冷,至于礼物都是他自己準备的,藉机陷害他主人要自立为王,谋夺财产。

虽然米非波设称讚大卫像上帝的天使那样要恭请他定夺,又谦称自己和他父家在王面前都是该死的,竟还让他能与王同席吃饭,还能向王要求什幺?但大卫很可能是先前对他的恶劣印象已不大愿意听他多讲,不但制止他再讲,而且还草草作了一个乌龙判决:「我决定让你和洗巴平分土地。」

这个判决是真的是二百五!因为让米非波设与洗巴平分财产,表面上一人一半各打五十大板好像很公平。但明明整个家产原本就是米非波设的,若他真是遭受洗巴诬陷,为何还要分一半财产给他?这公平吗?至于对洗巴来讲本来什幺都没有,现在设计陷害能分到一半财产也好,这生意做得可真是划算啊!

可能米非波设为了表明心迹不是为了争产而来,只有无奈地说:「把土地都给他吧,我主我王平安地回来就好了。」但我们都知道,洗巴可是发了一笔横财,米非波设却被洗巴算计成功,全因为大卫做了这个乌龙判决

大卫的错值得我们警惕!因为我们也很容易常被眼前的事实矇骗,以为眼见为凭,自己亲眼看到便是真的。但却忘了人的诡诈,正如耶利米先知告诉我们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眼见为凭其实未必真能为凭,还要看亲眼所见的是片段割裂的事实?是故意剪裁的事实?还是全部完整的事实?

至于如何避免犯错?就是不要偏听偏信。我们要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必须得多听多问,平常看新闻也不要只看一家就认为已掌握事实的全部,因为这很容易出错。

二、示每:趁机打落水狗

有政治投机者如洗巴,也有趁机打落水狗,趁大卫落难跳出来咒骂他一顿的示每。

5-8节:大卫王来到巴户琳时,扫罗家族基拉的儿子示每出来对着大卫破口大骂,还朝大卫和他的臣僕扔石头,无视大卫身边的众多部下和勇士。示每骂大卫:「滚吧!滚吧!你这个杀人兇手,你这个败类!你杀扫罗的家人,夺其王位,耶和华报应了你,把江山交给了你儿子押沙龙。你这杀人兇手是自食恶果!」

示每原是扫罗家族的人,眼看扫罗倒台家族式微,当然对大卫恨之入骨。他辱骂大卫的话都偏离事实,因为大卫未曾杀害扫罗也没有害他儿子,甚至对他孙子米非波设非常厚待(撒下9);至于王位也不是他发动政变抢夺而来,而是各个支派都主动愿意膏立他为王(撒下5)。但示每却罗织罪名控诉大卫是杀人兇手,定罪他「杀扫罗的家人,夺其王位」。又说大卫会有今天江山交给儿子押沙龙,都是出于耶和华的报应。但想想这也很不合理!若真的是出于耶和华报应大卫杀害扫罗家人的罪,照理说神也应该把江山归还扫罗的后人才对,怎幺还是给大卫的儿子呢?反正示每就是要臭骂大卫一顿才高兴,合不合理讲不讲理都已经不那幺重要了!

但意外的是,连大卫的手下都看不下去要砍死他,大卫却选择把这辱骂吞下来!
9-14节: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对王说:「这死狗竟敢辱骂我主我王,让我过去砍掉他的头!」王却说:「洗鲁雅的儿子啊,不要管我的事。如果是耶和华叫他来咒骂我,谁能干涉他呢?」大卫对亚比筛和他所有臣僕说:「我的亲生儿子尚且要取我的命,何况这个便雅悯人呢?由他去吧!因为这是耶和华的意思。也许耶和华会体察我的困苦,因我今天所受的咒骂而赐福给我。」于是,大卫和随从继续赶路,示每也沿着对面的山坡边走边骂,向他们扔石头,撒灰尘。王和众人来到约旦河边时,疲惫不堪,便在那里歇息。
面对辱骂先反省自己,并交给上帝处理

我们看见,大卫面对辱骂的态度是先反省自己,至于咒骂就交给上帝来处理。大卫痛定思痛,反省之所以会有今天这般局面,他不怪别人,知道出于先知拿单对他犯罪后宣布的刑罚:「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撒下12:11)」因此,纵使示每趁机要狠狠羞辱大卫一番,甚至还边骂边丢石头,也可能是出于耶和华吧!

他想,既然如此,就把这一切咒骂交给上帝来处理吧!若上帝觉得他该被骂,那就骂吧!若真的觉得示每骂得太超过了,或许还会因此怜悯自己,这也不错啊!因为此时此刻的大卫真的觉得前途茫茫,上帝的怜悯与恩典是最重要的,他把一切都託付在上帝那裏,一切请祂作主。

很明显地,此时的大卫是活出了罗马书12:19-21的教导: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仇敌若饿了给他吃,渴了就给他喝这我们知道,就是要善待仇敌不要以恶报恶;「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却令我们费解。有人望文生义认为把炭火堆在他头上就是要用炭火热他烫他让他难过,但这又与文脉不符。考察以色列的历史文化背景,也没有把炭火堆在人家头上的习俗。
只有你对他更好,他才可能跟你主动道歉

但以色列与埃及常有往来,学者在古埃及找到文献才知道,把炭火堆在他头上是当时表示歉意的举措,类似我们的负荆请罪。圣经教导我们若希望看到对方主动向自己道歉以弥补破裂关係,该做的不是以恶报恶还以颜色,而是对他更好来感动他。因为以恶报恶只会陷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恶性循环,产生更多的恶;只有以善胜恶以德报怨才能融化对方的心,让他自己发现错在哪里,愿意诚心道歉弥补关係。
后来示每的确主动向大卫道歉

感谢主,后来示每的确主动向大卫道歉!当大卫平反政变启程回宫时,示每也急忙前来迎接并俯伏在他面前说:「求我主饶恕僕人的罪过!僕人在我主我王离开耶路撒冷时所犯的罪,求我王不要记在心上。僕人自知有罪,所以今天我是整个约瑟家族中第一个迎接我主我王的人。」大卫也起誓不杀示每表示宽恕。(撒下19:15-23)

当然大卫不还击,并不代表示每都是对的。示每是个「支派主义者」,他把自己便雅悯支派的利益看得比什幺都重要。即使上帝的意思要大卫做王,大卫统一全国结束内乱又迎约柜有功于国家,这都比不上他自己支派失势来得重要。他对大卫的指控也多有不实。这都是他自己要在神面前负责的。

结论:当你遭人辱骂时

没有人喜欢被骂,也没有人能忍受毫无事实根据的指控与污辱,所以反击是正常的,驳斥一番也很自然。基督徒当然不可以这样对待别人,但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当别人硬是要这样恶待我们,除了用自己的方式处理,还有另一个选项可以考虑:交託给上帝来处理吧!

交给上帝处理,自己却一句话也不说,什幺事都不做,看似消极被动懦弱无能,其实更需要信心。因为除非我们相信有一位在天上的神高高坐在宝座上,祂鑒察一切,也能秉公处理一切。否则我们不会交给祂,宁可自己动手比较实在可靠。

当然这并非一蹴可及,需要一点一滴累积你对上帝的认识。在过去,大卫本想一刀杀了拿八报仇雪耻,但他听了亚比该的劝告收刀入鞘。后来看见上帝亲自击打拿八为他报仇,他相信上帝会为他做主(撒上25)。

还有扫罗追杀他十多年,最后上帝让扫罗战死,又安排押尼珥相助他统一北方各个支派,让12支派都一致主动拥立他继位为王,开始了大卫王朝…这些事情都不断累积他对上帝的认识,知道他所信的神是活神,祂鑒察一切也掌管一切。

「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 」是个很不容易的功课,但也非绝无可能。你愿意信靠神,就有可能!只可惜的是,饶恕毕竟不是我们的天性,是愿意信靠神,灵命好才有的状态。现在可以做到并非表示以后永远如此。事隔多年,大卫临终时交代他儿子所罗门要处决示每,表示当时所受的侮辱咒骂,仍让他耿耿于怀。

「别放过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我逃亡到玛哈念的时候,他曾用恶毒的话咒骂我。后来他到约旦河迎接我的时候,我曾凭耶和华起誓不杀他。但你不要放过他。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样处置他。你要让他白头落地,不得善终。(列王记上2:8-9)」

饶恕是神性的彰显,记恨是人性的本能。因此我们真得紧紧倚靠神,是祂在我们里面工作,我们才能结出果子来,彰显祂恩慈的生命。